葛市长家的草莓-兰陵县纪委
中央纪委监察部 | 山东省纪委监察厅 | 临沂市纪委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RSS | 手机版本
您现在的位置:兰陵县纪委>> 兰陵清风>> 廉政文学>>正文内容

葛市长家的草莓

 

“知道不?这次人代会上,老葛转正了!”方凯来电话,话里话外都透着开心,仿佛A市新提拔的市长不是葛亚楼,而是他方凯。

“真的?那咱可得借机宰他一顿。”我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悦。在人脉为王的今天,有个有实权的官同学,后面省略号实在是太多了。

领导电话,一个字,忙!N次占线,终于打进去时,葛亚楼透着一份惊喜:“尖子?方凯?有日子不见了。什么?请客?好说!嗳,下什么饭店。家里去,尝尝你嫂子的糖醋鲤鱼。”

方凯说:“平常提猪头难找庙门,这是个绝好机会。”

我点点头说,都准备好了。

几年前,我和方凯合伙注册了一家公司,主营照明装饰。如今,有葛亚楼这么大个台柱子在,我们自然不想放过市政LED亮化工程这块肥肉。

周末,我们相约来到葛亚楼住的小区。把车停好,正要上楼时,一个人骑着一辆旧“飞鸽”叮儿啷当的过来。咦,那不是我们的大市长吗?他把车锁好,从车筐里掏出一瓶干红,冲着我笑:“尖子不喝白酒,我差点把这事儿给忘了呢。”

我心一暖,贴身衣兜里装的东西就有点咯应。那是一枚有年岁的祖母绿戒指,放长线钓大鱼的诱饵。

进了门,我环顾四周,这个两居室实在简朴至极。葛亚楼读出了我眼中困惑:“嘿嘿,这房子是小了点。市政家属院那边给配了一套,我没要。你嫂子舍不得周围这些老邻居,人是群居动物,日久生情啊。”

家里的便宴,跟饭店就是不一样。阻隔在我们之间的阶层差别灰飞烟灭,我们好像又回到青葱岁月,大声笑着,大口吃着,大杯喝着……在这种情景下,我若掏出那枚祖母绿,岂不是太煞风景?

方凯踢了我一脚,我用眼神告诉他,饭后。

酒足饭饱,我手插衣兜里,刚要行动。葛亚楼左扯一个,右拽一个,把我们拖到阳台上:“来,来,跟我来,看看我种的草莓!”

那个不大的阳台上,摆满了黄泥花盆,里面的草莓郁郁葱葱,居然挂了好多的果,红艳艳的。

“不养花草,种草莓!你这市长,雅兴不小!”方凯讥讽地拍着老葛的肩,他有点醉了。

“别小看这草莓!是它一步步激励我走到今天。”葛亚楼凝视着手中的一颗红草莓,给我们讲了一段往事。

葛亚楼说,20年前,瘟疫夺去了父亲的生命,母亲带着他和妹妹搬到了小城。母亲租了一间旧阁楼,用拾荒钱,供两个孩子上学。春寒料峭的二月,邻居孩子吃草莓,年幼的妹妹也吵着要。那时草莓要20块钱一斤,对于他们家,实在是遥不可及。妹妹大哭一场,睡着了,母亲也下了楼。

母亲再回来时,一头秀发不见了。她手里多了两个花盆,两颗草莓苗。她说,记着,自己种的草莓最香甜。

“那年夏天,两株草莓苗开花、结果,我和妹妹吃到了世上最香甜的草莓,同时也把母亲的话烙印在心。”

面对一个喜欢吃自己种的草莓的人,我知道,那枚祖母绿掏出来也是白掏。

临别时,葛亚楼握着我和方凯的手说:“谢谢你们把我当兄弟!”他永远不会知道,那天,他眼神里的那份真诚,是怎样让我们俩落荒而逃。

几年后,班里搞了一次同学聚会。说起副省长葛亚楼,才知道很多人跟我们一样,吃过葛家的糖醋鲤鱼,尝过葛家的阳台草莓,还听过那段与草莓有关的往事。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