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让“酒桌文化”消弥政治文化空间-兰陵县纪委
中央纪委监察部 | 山东省纪委监察厅 | 临沂市纪委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RSS | 手机版本
您现在的位置:兰陵县纪委>> 廉政视角>> 时评观点>>正文内容

莫让“酒桌文化”消弥政治文化空间

    近日,中纪委网站公布了今年上半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监督检查、审查调查情况,通报的违纪人员中,村居干部最多,为322人,约占全部人数的60%;乡镇干部120人,占比为23%。因违规饮酒而被追究责任,尤其是基层的村居干部居多。作为拉近与群众距离的基层村干部,仍有少数干部对此认识不高,违规现象时有发生,满身酒气不仅耽误群众办事,还会造成不良影响,败坏党员干部形象。
 
  喝酒,很长一段时间来成为官场上体现能力、开展工作甚至安身立命的重要方法和手段,要想仕途光明,就得多喝酒,干得好不如陪领导喝得好,陪上级喝好、玩好,把酒问前程俨然成为一种病态。
 
  官场成了“酒精沙场”的一种病态,不但培育了杯中自有“生产力”、酒中自有“乌纱帽”的官场文化,造就了一批不干实事、不务正业、能喝能吹的干部队伍,从而与“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的时代精神背道而驰,更吃垮了老百姓,吃坏了政府声誉,吃大了干部与群众间的距离。
 
  然而,用酒喝出来的能力、前途究竟含有多少水分无人知晓,靠酒量得到提拔的干部能力是否能经得起工作实际的考验也无从考究。很难想象,靠歪门邪道营生“上位”而受到提拔的官员是否能真正地为百姓做实事、谋福祉?这样的官员在对待下属的升迁问题时,又是否会拷贝同样的逻辑和做法?官场“酒文化”之风漫延成为众多脚踏实地、求真务实干部的负担,成为投机取巧干部的升迁之路,遮蔽了组织考核任用干部的视线。
 
  造成少数村干部违规饮酒的原因其一是习惯使然。在“酒文化”的影响下,“无酒不成席”成了一种约定俗成的潜规则,饭桌上要是没有酒,那么就缺少了一种饭局氛围。加之村干部任职需要群众们投票产生,喝酒往往成为他们拉拢人脉的一种手段。其二是心存侥幸心理使然。个别村干部认为天高皇帝远,上级不会到基层进行督查,就算真的来检查了,就以基层工作需要经常下户走访为借口躲避检查。更有甚者,酒后请假报备,在家呼呼大睡,不被上级知晓,自己落得轻松。
 
  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曾表示,有测算数据称,中国全年的公务用酒量是每年喝一个“西湖”,这意味着,中国官员每年公款喝酒达1,400多万吨,公款吃喝之浪费惊人,由此可见一斑。我们不妨说,这个酒“西湖”就是官场的江湖。
 
  基层干部时刻面对着广大的基层群众,违规饮酒的问题影响极大,久拖不治必将酿成大患。要根治顽疾仅凭“禁酒令”还不行,还需多管齐下,要坚持做到有令必行,不论职务大小、何种原因,一旦发现一律严肃处理,让饮酒干部得不偿失。要加强干部思想教育,使其警钟长鸣,努力扭转陋习,祛除不良习气。要畅通举报监督渠道,让他们时刻都有被监督、被关注的紧迫感,使其在面对酒精考验时能够保持清醒,不触碰纪律红线。
 
  整治“酒精沙场”歪风的根源在于规范并严格执行公平公正的选人用人制度,落实“德才兼备、以德为先”的选才原则,将选人用人的机制进行系统规范,完善干部考核标准,科学制定考察干部德行与业绩的标准,考准干部的“德”,量准干部的“绩”,让干部凭实力而不是凭酒量说话;同时还要完善各项选人用人监督检查力度,着力检查用人程序是否合规、导向是否端正、风气是否清正、结果是否公正。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